电除雾器-湿式静电除尘器专业研发生产厂家-保定美田环保设备科技有限公司 主营电除雾器湿式电除尘器湿式电除雾器玻璃钢阳极管不锈钢阳极管
首页/ 公司简介/ 产品展示/ 电除雾技术/ 湿电案例/ 烟气净化/ 联系我们
保定美田环保设备科技有限公司专注于电除雾器、静电除尘器等烟气深度净化装置的研发生产

 
湿式静电除尘器WESP
湿式电除尘器
电除雾器
导电玻璃钢电除雾器
导电玻璃钢阳极管
不锈钢(合金钢)阳极管
导电玻璃钢阳极管束
阴极线
板式除雾器
脉冲式布袋除尘器
玻璃钢洗涤塔
电除雾器-湿式电除尘器业务咨询
保定美田玻璃钢阳极管-阳极管制造专家
· 首页 > 行业动态
行业动态
 

火电治霾陷恶性循环:越补贴越污染 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2016-01-08] 点击:

环环补贴,年年补贴;但让人疑惑的是,似乎越补贴,越污染;越整治,越过剩。这中间的逻辑与利益勾连到底是什么?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雾霾锁城,接二连三,被视为重要污染源的火电也被推上风口浪尖。

在2015中国环保上市公司峰会上,有环保企业一把手“放炮”:三大部委不久前出台的燃煤电厂超低排放方案是“劣币驱逐良币”,是对新能源、新节能环保技术的不公平,更不是治理雾霾的好“药方”。此种判断是否属实?

中电联秘书长王志轩近期向媒体表示:只要上了设施,发一度补一度,即便实际上在超标排放都给补,这客观上就给很多企业钻空子赚补贴的空间。也有环保部官员坦言:表面上看达标排放增加了燃煤电厂投入,但实际上是赚钱的,因为里面有“猫腻”。类似的表述是否有现实的依据?

无可否认的事实是,火电是一个享受国家每年千亿补贴的“传统产业”。环环补贴,年年补贴;但让人疑惑的是,似乎越补贴,越污染;越整治,越过剩。这中间的逻辑与利益勾连到底是什么?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拿着“脱霾”补贴不治污?

“正是看到有利可图,电厂都纷纷投入超低排放;电厂做脱硫脱硝除尘治理实际上是赚钱的,有的毛利甚至能达到50%。现在又要加价1分钱,这不是财政浪费吗?”

 毫无疑问,中国治理雾霾,必然无法绕开燃煤的火电,以环保电价的政策形式推进火电企业减排的积极性也有其合理性。但这边不停的拿着国家补贴,那边却久久未见成效,难免不让人心生质疑,毕竟,这就是专门给火电“去污”的钱。

火电目前基本已有较完善的环保电价体系,脱硫脱硝除尘电厂可享受环保电价加价2.7分钱/千瓦时(其中,脱硫电价1.5分钱,脱硝电价1分钱,除尘电价0.2分钱)。

不过,针对火电的环保电价补贴不止于此,12月9日,国家出台针对燃煤电厂超低排放电价补贴政策,上马“超低排放”的燃煤机组将在2.7分/千瓦时的基础上,再加价1分或0.5分/千瓦时。

事实上,除了环保电价补贴外,燃煤电厂还有其他的相应补贴,比如技术创新、产业升级之类的补贴。目前而言,企业的脱硫脱硝成本逐渐低于2分,节能减排能挣钱,因此电厂也很乐意做。

“电厂做脱硫脱硝除尘治理实际上是赚钱的,有的毛利甚至能达到50%。现在又要加价1分钱,这不是财政浪费吗?”科达洁能董事长边程分析,正是看到有利可图,电厂都纷纷投入超低排放。

然而,这愈发突显出火电环保电价补贴的尴尬,每次雾霾的情出现,拿着巨额环保补贴的火电都难辞其咎。为什么一个获得国家政策支持,“享受”了众多电价补贴的行业,在历经整个“十二五”期间的改造之后,还存在一堆的问题呢?

中电联秘书长王志轩是反对超低排放的代表性人物。其近期在接受《棱镜》采访时表示,燃煤电厂的超低排放空间并不大,然而成本却是巨大的。截至2015年10月,我国共有火电装机量约9.5亿千瓦。根据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每千瓦超低排放改造单价100元—150元的数据测算,如果全面推广超低排放,将需要超过1000亿元的改造成本。

王志轩还计算出,如果燃煤电厂全部达到《火电厂大气污染物排放标准》的要求,则对应二氧化硫、氮氧化物、烟尘的年排放量分别为367万吨、182万吨、55万吨。如果按照超低排放标准,全国燃煤电厂三项污染物排放量可以再削减132万吨左右,其中烟尘量可下降10万吨左右。

132万吨相对于全国数千万吨计的大气污染物来说,所占比重很小。从理论和实践上都可以判断出,超低排放对环境质量改善的作用相对较小。

那么已经实行了超低排放的燃煤机组运行的怎样?

近期,环保组织绿色和平一项调研发现,12家宣称达到“超低排放”燃煤电厂全部存在氮氧化物和二氧化硫排放违规,11家存在烟尘排放违规(其余1家数据缺失)。而12家电厂中有11家均属于对整个行业有示范作用的五大电力或神华集团。

央企反面“示范”,不可不谓之为典型案例。我们的产业政策规则与最终落实常常会在中间还隔着一道鸿沟。11月东北的那场大雾霾就没少燃煤电企的“功劳”,不少上市公司旗下企业大气污染物超标排放,华电能源和国电电力旗下电厂都被查出类似的问题。

巨额补贴是否用在了“刀刃”上?

与火电行业相比,工业用煤、散煤燃烧领域的环保政策落实很不到位,污染防治更加紧迫。犹如一个木桶,你不去补短板,而不断把长板加长,那是没用的。”

出台一个政策容易,执行的到不到位,监管的严不严格,那都是后话,要不政绩工程怎么会屡屡遭受诟病呢?王志轩就曾公开表示,过严的环保标准对火电企业来讲将是“致命性的”,只会导致两个结果,一是企业倒闭,二是造假。

现实确实如此,去年7月,发改委官网披露,部脱硫设施未能与发电机组同步投运,享受脱硫电价补贴但脱硫设施不正常运行等问题,十家燃煤发电企业因未按规定脱硫被罚5.19亿。

国家针对火电“去污”指定的环保电价制度,不仅没有成为一些发电企业积极减排的动力,反而成了其获得不法利益的温床,打着达标排放之名骗取政府补贴。华夏能源网记者梳理发现,发电企业骗取补贴的手段很多,包括数据造假、偷排、漏排等,甚至电企与第三方监测企业“串通”造假的现象也不罕见。

截止到2014年底,90%以上的煤电机组安装了脱硫设备,脱硝设备的安装率则超80%。但即便如此,雾霾依旧越来越严重,火电的排放污染也依旧遭受攻击。搁着环保设备不运行,可以再进一步质疑,此前上马的这些设备是否也存在问题?

早在2012年《火电厂大气污染排放标准》公布之初,国内迅速成立了数百家脱硫脱硝公司。因各公司的起步时间、基础皆不相同,施工水平良莠不齐。而脱硝市场在2013年才开始大规模爆发,距离标准最后执行期限2014年7月只有一年半的时间,公开资料显示,此时还有72%的火电机组需要安装脱硝设备。抢赶工期的情况大量出现,据公开报道,一般一台机组的脱硝改造需要8个月左右的时间,但我国4-5个月就完工,仓促上马。

此外,火电厂烟气脱硫技术最早是从国外引进来的技术,一位跨国电力环保企业工程师的分析称,国内对脱硫工艺和布置进行了不恰当的简化。国内几乎所有的脱硫后的烟气都是从GGH(烟气再热器)上部直接进入;部分设备的选型或质量存在问题,比较典型的是除雾器选型不当或质量不好,导致除雾余量不够,效果不好。

对此,上海外三总经理冯伟忠接受华夏能源网记者专访时表示:火电环保领域存在的很大的一个问题,就是许多企业不等技术成熟就一哄而上,“不少电厂建了很多超净排放,但不到一两年,问题百出。按常理,科学的东西也有个循序渐进的过程。比如一项技术,从验证到投产,基本也要花个小五年,对吧。但现在基本等不及做详细评价和优化,都是一窝蜂上,出现问题后造成很大的损失”。

此外,五大国有发电集团旗下的燃煤电厂脱硫脱销除尘的改造工程“内部消化”早已不是业内秘密。“脱硫脱硝的财政补贴大都被国有发电集团拿掉了,相当于从左手换到右手,而发电集团又内部消化了,这就是一个内部游戏。”科达洁能董事长边程在接受《棱镜》采访时如此表示。

再者,除却火电产业本身存在的补贴问题,环保压力下,巨额资金是否真的花在了刀刃上?

目前,全国每年消耗大约40亿吨煤,约一半用于发电,一半用于工业燃烧和民用。综合各方观点来看,另外一半20亿吨的工业烧煤、散煤才是治理雾霾的难题。其相比于发电用煤,工业用煤以及散煤的投入以及标准却远没有那么受到重视。

“与火电行业相比,工业用煤、散煤燃烧领域的环保政策落实很不到位,污染防治更加紧迫。犹如一个木桶,你不去补短板,而不断把长板加长,那是没用的。”有专家指出,超低排放的成本与环境经济效益不适应,可能花了很大的功夫却未必很划算。整体评估,燃煤电厂的减排技术已经成熟,关键是抓投资、抓落实。从整体的环境治理来看,如果只抓电力,不抓钢铁、发电、建材、化工、民用等其他近50%的非发电用煤,可能最终结果是事倍功半。

还要补贴“坏孩子”?

截至目前,国家一共发放了五批可再生能源补贴。截至今年上半年,仅光伏就已拖欠200亿元,风电的补贴同样严重滞后。

对能源界来说,面对雾霾,新能源与传统化石能源之争已是绕不过去的问题。

根据世界资源研究所的统计,全球已经有大约1200项燃煤发电厂的建设提案被提出,其中超过四分之三在中国和印度。

截止2015年9月底,全国的火电装机容量为9.47亿千瓦。“目前已核准和发路条的火电项目的发电能力已超过‘十三五’新增电力需求。”国家能源局规划司副司长何勇健近日撰文警告,如放任这些火电项目全部在“十三五”建成投产,则2020年火电将达到13亿千瓦,比2015年增加3亿千瓦,火电过剩会非常严重。由此推算,造成的投资浪费可能超过7000亿元。

反观风能、太阳能,作为世界公认的清洁能源,长期弃风限电问题也迟迟未能解决。公开资料显示,今年以来甘肃、新疆和等多地限电率从之前的50%上升到70%,严重时甚至高达80%,而黑龙江弃风率单月最高达40%。

于此同时,补贴却长期得不到解决。截至目前,国家一共发放了五批可再生能源补贴,最后一批是2014年8月发放,补贴的项目是2013年8月底前并网的项目。截至今年上半年,仅光伏就已拖欠200亿元,风电的补贴一样有所滞后。

从环保补贴到行业的种种表现,火电都成为被指责的对象。但即便这样,国家大量的财税支持也一直偏向火电,我们依旧没有看见政策的天平在向风电、光伏等新能源倾斜。

政策偏心不公,这不仅令政府倍显尴尬,更令业内人士痛心,火电企业拿着补贴去造假,仗着国家支持不好好改进;风能、太阳能的补贴拖欠问题却多年来拿不出一个解决办法。

当然,并不是说火电环保补贴不应该。围绕火电的环保改造与监管应该得到完善,不能让电价补贴变成利润留在了企业,要知道,国家上调上网电价补贴其增加的成本,都是消费者在掏的腰包,结果却是减排效果未达预期。

在雾霾愈发严重,火电屡次成为攻击对象,火电企业自身也应该进行反思,既然拿得多,就得做的多,亮出一张令人满意的成绩单。同时,可再生能源补贴或许更该得到国家政策的支持。

电除雾器厂家

→查看更多美田环保科研产品湿式电除尘器 湿式静电除尘器 电除雾器 玻璃钢阳极管 湿法除尘器 湿式电除雾器 导电玻璃钢电除雾器 免费为您提供产品技术咨询及使用方案

上一条:盘点2015节能环保行业十大新闻事件
下一条:推动燃煤电厂超低排放改造 促进重点区域煤炭消费零增长
联系电话:
陶经理
18332815001
司经理:
17732665020
 
电除雾器整套设备:陶经理18332815001 司经理17732665020
湿电电除雾器湿式电除尘器湿法除尘器导电玻璃钢导电玻璃钢阳极管不锈钢阳极管电除雾器阴极线湿式静电除雾器湿式静电除尘器烟气深度净化烟气治理
电除雾器-湿式静电除尘器专业研发生产厂家 ©2014 保定美田环保设备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地址:河北省保定市清苑县第三工业园区 | 网站地图